繣清酒*

沉迷鬼使黑的美貌。站定冷cp100年不动摇。

鬼使双黑《迷途》

*cp黑童子x鬼使黑,没有明显攻受之分
*ooc预警,锅我背
*鬼使黑视角

     我叫鬼使黑。
     我是一名医生。我从死神的镰刀下夺回了无数人的生命,成为了众所周知的“名医”。
     而黑童子,是我最特殊的一位病人。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也许是我的上司阎魔经期失调,竟然让我把近乎所有的工作都推掉,来开导已经癌症晚期的黑童子,说是为了让他保持好心态,不要过早的离开人世。
     可是真的不打算考虑下我的性格合不合适吗?!虽然能逃离烦躁的工作很开心就是了。
 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和给你送午餐的护士打了声招呼,我推门而入。率先闯入我的视野的是你苍白如纸的脸,然后便是充满疲惫的金色瞳眸。就算眼角有着淡淡的乌青,也丝毫没有影响五官的精致完美。
     你警觉的看着我,气氛的尴尬让我不得不主动开口,“黑童子,是吗?”
     你没有回答,只是转头望向窗外,或许是在默认,但这令我有些反感。
     “我是鬼使黑,是你的主治医生。”
     你小幅度的点了点头,我舒了口气,竟然庆幸你愿意理我。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之后的每一天,身为敬业的全职护士的我想尽办法的逗你笑,可一次都没有成功,不过时间长了,你也不再排斥我,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,听着我毫无意义的牢骚,时不时的附和一下。
     今天也是如此。
     我将鬼使白亲手做的便当里的饭团递给了你,但你竟然暴戾天物,连眼皮也没抬一下就拒绝了我,于是我只好亲自动手,把饭团分成了两团,一团塞到你的手里,另一团直接塞到了你的口里。
     你瞪大了眼睛踹了我一脚,但还是乖乖的咀嚼着口里的饭团,当你终于发觉食物的美味而流露出满足的表情时,含糊不清的说了声谢谢。
     鼓起的脸像包子一样可爱,如果可以的话看着你变老也不错呢。
     说到这里,就让我介绍一下鬼使白吧。
     鬼使白是我的弟弟,在市里的重点高中当化学老师,你说巧不巧,他最引以为傲的学生白童子,正好是黑童子最要好的朋友,白童子隔三差五的就来找黑童子玩,一聊就能聊个一天,简直把我这个大活人当空气。
     有时候真想感叹年轻真好,虽然我也正值青春年华。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红叶送了我几片枫叶的标本,如火般艳丽的红色,很是好看。
     想着你看了也许会高兴,我来到了你的面前。
     也许是晚霞透过窗户闯入房间,映照在你的脸上,让你原本毫无血色的脸终于有了点红润,不知怎的,一个坏念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     “来,跟我读,这是枫叶,枫——叶——。”
      毫不意外的看到你对我翻了个白眼,我却心情大好,把枫叶放在了柜子上。
     “你今天……”
     “枫……叶……?”
     你第一次应了我的恶作剧,我吃惊的转头,看到你有些后悔却又期待的表情,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支支吾吾了半天,才憋出一句话。
     “…将来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,可以考虑送枫叶,这可比花有新意多了。”
     像是为了确定我的话的可用性,你盯了我几秒,然后伸手把桌上的枫叶递给了我。
     “干什么?”我觉得莫名其妙,“是要我转给谁吗?”
     “不是!”
     你斩钉截铁的否定了我的话,突然抓住我的手,凑到了我的面前,然后,吻轻轻落下。
     “……!”
     你因紧张微微颤抖着,就连平时带有些戾气的眼神此时也只剩下温柔,像是蜻蜓点水,你含住了我的上唇瓣轻咬了一下,便离开了。
     接着,在我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你用极小却饱含深情的声音说道,
   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 “鬼使黑。”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时间如流水般逝去,转眼已过去了两个月。和以往的冬天没什么不同,只是寒冷的日子里多了一个能让我取暖的你。
     在医院冰凉的椅子上等着电梯的到来,我裹紧了外套,对着手心哈了口气,然后进行摩擦生热,盘算着等会儿要买些什么甜点。
     思绪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乱,我皱眉正想阻止噪音的发起者,却听见了最不想听见的话——
     “医生,您的病人、病情复发了!”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我最终还是没能救你。
     我瘫坐在手术台前,看着自己沾满着爱人鲜血的手,自嘲的笑了。
     闭上眼只剩下你在昏迷前,为了安慰我而勉强挤出的笑容,鼻子一酸,可却像被堵住了泪腺,流不出一滴眼泪。
     你的家人很理智,得知你已经去世的时候,只是捂住脸啜泣,然后对我说了声谢谢。
     我宁愿她们能够狠狠地打我一顿,哪怕只是几句谩骂也好过这一句谢谢。
     对不起。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无意间便在你曾呆过的病房里坐了一个下午,回过神来才发现白童子已在门口等候了很久。
     见到我时,他的眼里有些恨意,但更多的是怜悯。他将手里的信封递给了我,便转身离去。
     我拆开了信封,一行行清秀的字让我敢肯定这是你亲手写的,我有些意外,然后认真的读了起来。
[给鬼使黑: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在你读这封信的时候,你还好吗?
         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是我们开始交往的第一天,心里的狂喜让我无法入眠,我清楚自己的病情,于是写下来这封信,打算交给白童子保管,让他在我死后转交给你,当然,我希望你永远不会看到。
         想写的东西太多,不知道从何说起,就从对你的第一印象开始吧。
         你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医生,所以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说你是医生,直到你给我看医生的工作证前我是完全不相信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样子很凶,但却格外的温柔。无论是在哪里,平时的琐事也好,还是细致的检查,虽然嘴还是那么臭,但你眼底的担心却丝毫没有掩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大概是我对你如此痴迷的原因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想看你变成老太公的样子,但恐怕没这机会嘲笑你了。如果死后我没下地狱的话,也许我会成为天使,看着你变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么祝你晚安,我的爱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黑童子]
     弥漫着消毒水味的过道安静得出奇,让眼泪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,憋在心里的痛苦终于顺着泪水流出。
     ——
     我叫鬼使黑。
     我是一名医生,我救了无数人的生命,唯独救不了最爱的人,成为了碌碌无为的“庸医”。

评论(1)

热度(16)